现场报码开奖直播
专访查韦斯前顾问(上):美国新保守派完全不
发表时间:2019-08-01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对委内瑞拉的局势感到十分担忧,陷入内战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有一个美国巨人在旁边一直威胁说‘军事选项从来没有被排除’。”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外交政策顾问、委内瑞拉外交部副部长特米尔·波拉斯(Temir Porras)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达了对委国内局势发展的极大关切。

  “此外还有委内瑞拉的军队,正规军加上民兵组织有数百万人,他们之间要是产生了分歧,分裂出互相敌对的马杜罗派和瓜伊多派怎么办呢?这无疑是一种极端危险的局面。”波拉斯进一步警告说。

  自从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三个多月前自任总统以来,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斗争日益激化。

  4月30日黎明时分,瓜伊多突然在首都一处空军基地前宣布,一场“终结篡权”的行动即将开始,并号召军人们上街参加抗议。在一番街头对峙之后,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于当日晚些时候表示,军队仍忠于政府,政变已被挫败。

  不过,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夹杂着暴力活动的抗议并未随着马杜罗政府宣布挫败政变而平息。瓜伊多呼吁人们在当地时间5月1日再次走上街头反对政府。

  不过,作为查韦斯-马杜罗政府曾经的核心成员,波拉斯认为,对于一支具有历史荣誉感的委内瑞拉军队,其指挥官不会轻易服从于美国。他提醒说,对于希望看到委内瑞拉走向政治和解的人来说,“美国现在正对委内瑞拉政局施加非常负面的影响。”

  特米尔·波拉斯从2001年起开始担任查韦斯的外交政策顾问,参与制定外交和经济政策;2005-2007年担任委内瑞拉教育部副部长;2007-2013年担任委瑞内拉外交部副部长,负责对外经济合作事务;2013年短暂担任马杜罗的幕僚长,曾是委内瑞拉国家开发银行和主权发展基金的负责人。波拉斯如今在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Paris)教授拉美政治,2004年,他曾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同级毕业于法国国立行政学院(ENA)。

  时至今日,虽早已离开政府,波拉斯却不吝惜以“伟大的革命者”一词来称呼查韦斯。在巴黎任教期间,他多次在公开场合回忆查韦斯生前轶事。

  在谈及自己与马杜罗的关系时,波拉斯毫不讳言两人在一些政策上存有分歧,并对马杜罗执政以来的种种政策失误,以及“对形势的不察”持公开批评态度。但波拉斯也认为马杜罗在查韦斯之后接手委内瑞拉,身兼继承查韦斯主义的重任,这在复杂的内外经济政治环境下实非易事。

  澎湃新闻:你如何判断委内瑞拉现在的形势?美国一直坚持强硬立场,瓜伊多的反对派利用美国的支持向马杜罗政府持续施压,这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波拉斯:委内瑞拉的政治对立和极化非常严重,可能在这个星球上都难以找到与之相似的国家。不过,政治极化也不是最近才在委内瑞拉产生的现象。从1999年开始,委内瑞拉就面临着左右严重对立、极度缺乏社会共识的状况。在过去的五六年中,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弥合裂痕变得越来越困难。马杜罗总统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孤立。

  瓜伊多和他的支持者在这次危机中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政治和解的选项,他们坚决拒绝与马杜罗阵营达成协议。从之前围绕“人道主义救援”的冲突中就能看出,反对派把“宝”全部压在了美国的支持上。所谓“人道主义救援”物资不过是陷阱罢了,一旦委内瑞拉接受了,瓜伊多就可以说,“是我以委内瑞拉总统的身份向美国请求了这些物资,现在大家拿到了物资,所以我确实是合法总统。”

  特朗普身边有一些“新保守派”(Neoconservatives)希望立即在委内瑞拉实现政权更迭,这些人的支持给了瓜伊多底气,让他觉得自己可以强硬到底,处处寻找与政府冲突的机会。公开的新闻报道已经告诉我们,瓜伊多阵营并不是一个真正自主而独立的政治反对派,他们的很多行动实际上直接听命于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等人。

  我个人倾向于把目前的反对派称为激进右翼政治势力,他们的立场和美国的政策高度重合。美国目前的政策似乎是在渲染在委内瑞拉有一堵划分民主和极权的“柏林墙”,(似乎)只要把这堵墙推翻了,就能够推翻(他们眼中)查韦斯“极权主义”的“化身”马杜罗,让那些旧式精英重新掌权。恕我直言,这种冷战思维方式只能说明美国新保守派完全不懂委内瑞拉的社会实际和历史。

  对于希望看到委内瑞拉走向政治和解的人来说,美国现在正对委内瑞拉政局施加非常负面的影响。抛开我和瓜伊多本人的政见分歧不谈,反对派目前这种寄希望于美国干预的倾向十分危险,完全无助于在将来实现委内瑞拉的和解和稳定。试想一下,如果瓜伊多依靠外部力量实现了政权更迭,坐上了总统的位置,那么查韦斯和马杜罗的支持者们难道会善罢甘休吗?他们成为反对派以后会愿意和瓜伊多政府接触谈判吗?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委内瑞拉危机走向政治解决的前景?最危险的可能性莫过于爆发内战,这有可能吗?

  波拉斯:现在摆在我们委内瑞拉人面前的是一场严重的政治危机。要想真正度过它,必须找到一种让所有相关方都能够接受的和平而民主的方案,瓜伊多的支持者也好,马杜罗的基本盘也好,都不应被排除在外。解决方案还必须考虑到委内瑞拉未来的稳定和长治久安,任何一方都不应感到羞辱和受惩罚,尤其要避免让委内瑞拉人觉得外部力量傲慢地强加给了自己一个解决方案。

  到现在为止,反对派提出了什么呢?除了不断向美国示好以外,他们唯一的表态就是要组织新的选举。但这一句口号解决不了问题。委内瑞拉是一个政治上严重撕裂的国家。如果要组织新的大选,那各方必须首先共同为大选创造条件,并在组织大选的关键问题上达成一致,这些问题包括:具体何时组织大选?谁能够作为候选人参选?谁来监督?如何进行大选造势?双方是否应就政治纲领进行辩论?如果仅仅说一句“我们要组织大选”,无益于解决问题。

  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对委内瑞拉的局势感到十分担忧,陷入内战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有一个美国巨人在旁边一直威胁说“军事选项从来没有被排除”。此外还有委内瑞拉的军队,正规军加上民兵组织有数百万人,他们之间要是产生了分歧,分裂出互相敌对的马杜罗派和瓜伊多派怎么办呢?这无疑是一种极端危险的局面。

  澎湃新闻:你谈到了军队的问题。从目前来看,尽管瓜伊多和美国数名高官多次喊话,但似乎绝大部分军方成员依然表示忠于马杜罗政府。为什么军方的态度仍保持相对稳定?

  波拉斯:军队在委内瑞拉的独立斗争史上扮演过非常重要的角色。事实上,军队是委内瑞拉历史最悠久的政治机构。19世纪的玻利瓦尔革命正是依靠军队才击败了殖民主义并赢得国家独立。委内瑞拉军方一直认为自己继承了玻利瓦尔革命的爱国传统,而独立自主正是革命者玻利瓦尔珍视的价值。这样一支具有历史荣誉感的军队,其指挥官会轻易服从于美国某位副总统花几分钟时间敲出来的推特吗?

  说了这些,我不否认目前在军方和社会中都有大量不满马杜罗政府的声音,人们批评马杜罗政府的经济和社会政策,这是完全合理的。但是这些马杜罗批评者中的绝大部分都不会答应让一个外国傀儡政权来取代马杜罗政府,不要忘了,正是外部强国操控的政权在委内瑞拉的历史上造成了无数悲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现场报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